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助孕中心 > 刚被深交所连发29问 大股东又陷资金危局

刚被深交所连发29问 大股东又陷资金危局

作者:天津新华助孕公司时间:2019-06-12 14:37:44热度:92632
羊城晚报记者陈泽云近日,浙江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纸判决,令兴全基金等7家机构与金龙机电股东金龙集团的债券纠纷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也让本来已经麻烦缠身的金龙机电再陷

  羊城晚报记者 陈泽云

  近日,浙江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纸判决,令兴全基金等7家机构与金龙机电股东金龙集团的债券纠纷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也让本来已经麻烦缠身的金龙机电再陷泥潭。

  此前,因并购“踩雷”、商誉减值、业务收缩、高管“换血”等一系列问题,2018年,金龙机电交出了一份巨亏24亿元的年报成绩单。对此,5月20日,深交所就下发了年报问询函,连发29问要求公司做出详细说明。此次大股东金龙集团所涉及的这笔债券纠纷总规模近10亿元,根据判决结果,金龙集团已构成违约。

  大股东可交债违约陷资金危局

  金龙机电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主营微特电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金龙集团既是其大股东,同时也是实控人。

  5月30日,裁判文书网发布了《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与金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债券回购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金龙集团与兴全基金等公司的这笔债券纠纷要追溯到2017年,当时金龙集团共完成了4期非公开发行可交债,累计发行规模约10亿元。7家可交债持有人分别为兴全基金、上海兴全睿众资产、兴业国际信托、圆信永丰基金、中信信托、上海大朴资产管理、上海睿郡资产管理。其中,兴全睿众资产是兴全基金全资子公司。

  到了2018年3月,金龙集团陷入多起股权质押逾期违约债务,在相继被司法冻结以及被券商强制平仓后,于2018年7月底被强制破产清算。

  在此期间,对于上述这笔总计10亿元的可交债,金龙控股董事长兼总经理金绍平出具了《担保函》,承诺对到期兑付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面对金龙集团的风波不断,兴全基金等七家机构纷纷进行了大规模的换股避险,同时起诉金龙控股,要求金龙控股偿付债券本金和相应利息。

  浙江省高院判决,由于此前金龙控股发行的四期可交债已付了部分利息,上述机构对部分可交债进行了换股,所以金龙控股应向上述机构偿付其余所欠本金及利息,同时,金绍平(金龙控股董事长兼总经理)承担连带责任。

  目前,上述七家机构合计持有的可交债本金在经历换股后还剩下2.9亿元,其中,兴全基金的6亿元在可交债换股后还剩1.7亿元。根据判决,因金龙控股构成违约,上述机构可以主张提前偿付本息。

  白马“苹果概念股”风光不再

  2009年,金龙机电在深交所实现上市,随后,公司开始为苹果提供线性马达,一度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白马“苹果概念股”。不过,从最新的年报来看,如今的金龙机电表现可谓“惨淡”。

  就在5月20日,公司收到交易所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对2018年年报中大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并购业绩补偿、处置资产等29个问题进行详细说明。

  这份年报数据显示,金龙机电于2017年6月收购的兴科电子,2018年实际净利润亏损1.17亿元,距盈利1亿元的当年业绩承诺数相去甚远。按照约定,业绩承诺人林黎明应补偿金额为2.09亿元,但公司未将业绩补偿承诺确认在本期,原因为双方就业绩补偿事项存在异议。

  此外,报告期末,金龙机电对无锡博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深圳甲艾马达有限公司、深圳市正宇电动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和兴科电子4家子公司共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83亿元。

  2018年,金龙机电多个重要子公司出现大幅亏损,同样成为监管盘问的重点。据披露,报告期内广东金龙机电有限公司亏损4.83亿元、金进光电(天津)有限公司亏损2.75亿元、无锡博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亏损2.28亿元。

  另外,公司报告期内的资产处置情况也受到监管重点关注。报告期内,公司处置了优利麦克51%股权、晶博光电51%股权,不再将其纳入本期合并报表范围。

  5月24日,金龙机电公告称,由于本次问询函涉及问题较多,且大多数问题,需要年审机构核查并发表核查意见,将延期回复本次问询函。

  上述波动也进一步传导至二级市场。从股价来看,今年4月底以来,金龙机电股价一路下行,更于5月20日触及最低点2.9元。截至6月3日,股价收于3.23元,对比2017年11月27日停牌前的13.89元,股价下跌幅度超70%。